术前科普

Why SRS? SRS 能做到什么? 我应当考虑 SRS 吗?

SRS 并不是对每个跨性别者都是必须的,其直接作用仅仅是将生殖器官重塑为女性形态,且获得包括插入式性交在内的部分功能,以及在一些国家得以修改法律性别的权利。

在社会身份等方面,SRS 的影响是相对间接的。此外在进行良好的 HRT 的基础上,SRS(或单进行性腺切除)对内分泌方面进一步女性化的影响相对有限,而长期 HRT(即使使用色普龙)的风险也并非不可控。

WPATH 指南对 SRS 在术前的 HRT 和 RLE 时长上有着严格的规定,但每个个体的状况不一。

性别焦虑有着不同的指向:

一个人可能会看重女性的社会身份和他人的认同,也可能会重视着装和外在身体特征上的女性化,亦有可能着重在意第一性征。
一个人身上常常不同程度地同时存在指向所有这些方面的性别焦虑,但也可能在某些方面相对较轻或并不存在。

同时,不同的个体的需求程度也有区别:

一些个体无法接受以未 SRS 的身体生存,一些个体尽管强烈寻求 SRS 但也能在一段时间内正常生活,而对另一些个体而言 SRS 可能只是能够让生活更加舒心的选择。
有的个体长期稳定地以女性外观和身份生活,但有时可能因生理或法律文件上的性别遇到麻烦,这时对她而言也许有(亦或是没有)意愿和机会基于自己的安排选择适时 SRS.
也有个体的性别认同长期受到压抑,被自己所厌恶的第一性征所折磨,这时即使没有经历 RLE 或 HRT,也许对她而言立即 SRS 也是更优的选择,而她也有能力基于自身状况合理地做出判断。
但同时也有一些个体,对 SRS 的效果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因在术后并没有得到期望的社会身份转变而失望乃至后悔。

每个人都应当认清自己的心理诉求,理性地分析利弊做出选择。毕竟,SRS 往往能直截了当地解决第一性征的问题,但对其他方面的性别焦虑并不能直接地起到作用,而就和 HRT 一样,进行 SRS 的决定是不可逆的,在困扰与痛苦中蹉跎的时间同样是不可逆的。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即使是完整的转变之后,我们也只是近乎得到了地球上另一半人生来就有的东西。在完成 SRS 以外,我们还有其它各方面的转变,以及更加重要的,其它所有的人生目标与追求。将 SRS 或转变视为唯一的人生目标,为之牺牲其它重要的机会,很可能是不明智的。

参考资料

SRS FAQ (v1.1) · Fluorescence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