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前科普

Why SRS? SRS 能做到什么? 我应当考虑 SRS 吗?

SRS 并不是对每个跨性别者都是必须的,其直接作用仅仅是将生殖器官重塑为女性形态,且获得包括插入式性交在内的部分功能,以及在一些国家得以修改法律性别的权利。

在社会身份等方面,SRS 的影响是相对间接的。此外在进行良好的 HRT 的基础上,SRS(或单进行性腺切除)对内分泌方面进一步女性化的影响相对有限,而长期 HRT(即使使用色普龙)的风险也并非不可控。

WPATH 指南对 SRS 在术前的 HRT 和 RLE(Real-Life Experience,指在对应性别身份下生活的体验)时长上有着严格的规定,但每个个体的状况不一。

性别焦虑有着不同的指向:

一个人可能会看重女性的社会身份和他人的认同,也可能会重视着装和外在身体特征上的女性化,亦有可能着重在意第一性征。

一个人身上常常不同程度地同时存在指向所有这些方面的性别焦虑,但也可能在某些方面相对较轻或并不存在。

同时,不同的个体的需求程度也有区别:

一些个体无法接受以未 SRS 的身体生存,一些个体尽管强烈寻求 SRS 但也能在一段时间内正常生活,而对另一些个体而言 SRS 可能只是能够让生活更加舒心的选择。

有的个体长期稳定地以女性外观和身份生活,但有时可能因生理或法律文件上的性别遇到麻烦,这时对她而言也许有(亦或是没有)意愿和机会基于自己的安排选择适时 SRS.

也有个体的性别认同长期受到压抑,被自己所厌恶的第一性征所折磨,这时即使没有经历 RLE 或 HRT,也许对她而言立即 SRS 也是更优的选择,而她也有能力基于自身状况合理地做出判断。

但同时也有一些个体,对 SRS 的效果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因在术后并没有得到期望的社会身份转变而失望乃至后悔。

每个人都应当认清自己的心理诉求,理性地分析利弊做出选择。毕竟,SRS 往往能直截了当地解决第一性征的问题,但对其他方面的性别焦虑并不能直接地起到作用,而就和 HRT 一样,进行 SRS 的决定是不可逆的,在困扰与痛苦中蹉跎的时间同样是不可逆的。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即使是完整的转变之后,我们也只是近乎得到了地球上另一半人生来就有的东西。在完成 SRS 以外,我们还有其它各方面的转变,以及更加重要的,其它所有的人生目标与追求。将 SRS 或转变视为唯一的人生目标,为之牺牲其它重要的机会,很可能是不明智的。

When SRS?

这一问题,正确的回答当然只有“自己准备好的时候”,然而这仍旧会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国内对SRS有“18周岁”以上的规定,而美国一些较为激进的医生出于总体的福祉考虑会接收一些尚未成年的高中毕业生以让她们能有新的开始。

国内目前在毕业后几乎无法修改学历,导致一些人不得不为此加快计划或安排休学。绝大部分公司无法接受SRS作为病假理由(这也是当当网案件中的状况),使得职业发展也需要被考虑进来。

高昂的价格同样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但单单为了更快地SRS选择更容易获得资金的手段(如放弃科研或深造、放弃脱离带来痛苦的原生家庭、乃至于选择一些常被认为不正当的工作)是否值得,需要在面临选择时深思。

除此之外,个人的精神状况也十分重要。不仅是精神病性障碍(包括精神分裂症或某些情况下的眼中的双向情感障碍等会带来幻觉、妄想等症状的状况)患者常被认为在症状被控制前不宜进行SRS,在跨性别者中常见的重性抑郁障碍也可能会影响SRS。

SRS术前和术后都需要投入相当的时间和精力,而动力不足、兴趣减退是抑郁的典型症状。如果从过往的性别过渡(transition)相关的活动中表现出的动力不足以完成术后所需要的一系列护理(如dilation),继而使得SRS结果不佳,反而可能使得抑郁症和性别焦虑进一步加重。因此,SRS不能被视为与性别焦虑相关的抑郁症的解药,在准备SRS过程中也同样需要关注抑郁症的治疗。

前后有哪些护理方面的注意事项?

在泰国,通常需要术前禁食一至二日,但除结肠SRS外术后通常不需禁食;总需卧床数日,期间应尽可能避免活动以避免伤口撕裂,同时进行膀胱功能训练,如果出现问题可能需要重新插尿管;之后会住院一至两周,此后通常会需要出院后住在附近宾馆由相应的护士进行护理,并练习通模具。

术后通常需要有一个月至三个月甚至更长的恢复期,不宜久站、久坐或较长时间行走,否则非常容易撕裂或出现肉芽组织增生,期间需要频繁通模具否则萎缩风险很高。此后不同医生和术式会有不同的要求,但大多在一两年内需要每日30 min以上的通模具时间,此后频率和时间可以减少。

术后的长期卧床可能导致深静脉血栓,因此医院可能会使用气囊压力装置。吸烟是深静脉血栓的重要风险因素,因此术前和术后若干月都应严格禁烟。雌激素同样会增加深静脉血栓风险,因此医生一般会要求短期内停止使用雌激素,但对于没有其它风险因素(如吸烟、个人史、家族史、易形成血栓疾病)的手术对象停用雌激素是否必要以及是否会给手术对象带来更严重的心理的不利影响尚存争议。此外,一些药物(如阿司匹林等具有抗凝血功能的药物以及非甾体抗炎药)可能导致术后持续炎症或出血,因此应当在前后避免,具体应咨询医生。

参考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