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前科普

Why SRS? SRS 能做到什麼? 我應當考慮 SRS 嗎?

SRS 並不是對每個跨性別者都是必須的,其直接作用僅僅是將生殖器官重塑為女性形態,且獲得包括插入式性交在內的部分功能,以及在一些國家得以修改法律性別的權利。

在社會身份等方面,SRS 的影響是相對間接的。此外在進行良好的 HRT 的基礎上,SRS(或單進行性腺切除)對內分泌方面進一步女性化的影響相對有限,而長期 HRT(即使使用色普龍)的風險也並非不可控。

WPATH 指南對 SRS 在術前的 HRT 和 RLE 時長上有著嚴格的規定,但每個個體的狀況不一。

性別焦慮有著不同的指向:

一個人可能會看重女性的社會身份和他人的認同,也可能會重視著裝和外在身體特徵上的女性化,亦有可能著重在意第一性徵。
一個人身上常常不同程度地同時存在指向所有這些方面的性別焦慮,但也可能在某些方面相對較輕或並不存在。

同時,不同的個體的需求程度也有區別:

一些個體無法接受以未 SRS 的身體生存,一些個體儘管強烈尋求 SRS 但也能在一段時間內正常生活,而對另一些個體而言 SRS 可能只是能夠讓生活更加舒心的選擇。
有的個體長期穩定地以女性外觀和身份生活,但有時可能因生理或法律檔案上的性別遇到麻煩,這時對她而言也許有(亦或是沒有)意願和機會基於自己的安排選擇適時 SRS.
也有個體的性別認同長期受到壓抑,被自己所厭惡的第一性徵所折磨,這時即使沒有經歷 RLE 或 HRT,也許對她而言立即 SRS 也是更優的選擇,而她也有能力基於自身狀況合理地做出判斷。
但同時也有一些個體,對 SRS 的效果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因在術後並沒有得到期望的社會身份轉變而失望乃至後悔。

每個人都應當認清自己的心理訴求,理性地分析利弊做出選擇。畢竟,SRS 往往能直截了當地解決第一性徵的問題,但對其他方面的性別焦慮並不能直接地起到作用,而就和 HRT 一樣,進行 SRS 的決定是不可逆的,在困擾與痛苦中蹉跎的時間同樣是不可逆的。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即使是完整的轉變之後,我們也只是近乎得到了地球上另一半人生來就有的東西。在完成 SRS 以外,我們還有其它各方面的轉變,以及更加重要的,其它所有的人生目標與追求。將 SRS 或轉變視為唯一的人生目標,為之犧牲其它重要的機會,很可能是不明智的。

參考資料

SRS FAQ · Fluorescence - 知乎(連結失效)